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 >
“高职本科”能否突破职教“天花板”困境
2017-05-22 10:21:02 来源:三都澳网

摘要:在过去4年中,大四学生杨文浩的求学生涯出现了两次出人意料的转折。2013年夏天,他揣着本科的高考分数,选择就读高职院校。最近,临近大学毕业的时候,他又被保送到一所普通本科院校攻读硕士研究生学位。

三都澳网5月22日消息 在过去4年中,大四学生杨文浩的求学生涯出现了两次出人意料的转折。2013年夏天,他揣着本科的高考分数,选择就读高职院校。最近,临近大学毕业的时候,他又被保送到一所普通本科院校攻读硕士研究生学位。

两次转折都跟一个名为“高端技术技能型本科”(为探索本科层次的职业教育,高职院校与本科院校联合招生,在高职院校培养,颁发本科院校文凭。业内又称“高职本科”——编者注)的试点工作有关。

按照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的要求,近年来,包括四川省在内的一些省份逐步推行“高职本科”试点。作为西华大学和四川交通职业技术学院(以下简称“四川交院”)联合培养的学生,杨文浩是四川省这项试点的首批毕业生之一。

在职业教育学历层次遭遇“天花板”的背景下,这项试点的效果及首批毕业生的去向引发了业界的关注。

探索高职、本科及企业联合培养人才新模式

2013年高考后,杨文浩在招生简章上看到了“高职本科”的介绍,并注意到了西华大学和四川交院联合开办的汽车服务工程专业。他说,这个专业既符合自己的兴趣爱好,又有较好的就业前景,于是他决定报名。

当年,四川开始探索本科院校、国家示范(骨干)高职院校和企业三方合作培养学生的新模式,选择部分专业开展“高职本科”试点工作。

首批试点由4所本科院校、6所高职院校和8家企业合作开展,共开办汽车服务工程、服装设计与工程、机械电子工程、土木工程、自动化等12个专业,每个专业招收50名学生。

按照有关文件精神,试点专业招生由四川省教育厅单列计划,单设招生院校代码。学生毕业时,经考核合格,由参与试点的本科院校颁发与本校相同专业学生一致的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

如今,在四川交院学习4年的杨文浩,即将取得西华大学的本科文凭,并被成功保送为该校的研究生。不过,他身上“职业教育”的烙印依然明显:不久前,他通过层层筛选,入选了有着“技能奥林匹克”之称的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国家集训队,正在紧张训练争取“出战”名额。

“‘高职本科’是职业教育的一个新层次,本科教育的一个新类型。”四川交院汽车工程系党总支副书记王蓉霞说,现在国内多个省份都在开展“高职本科”教育试点。

王蓉霞介绍,以四川交院为例,其与西华大学联合开办汽车服务工程专业,与西南科技大学联合开办土木工程专业。2013年至2015年,试点专业在四川省的招生层次为二本,2016年招生层次为一本。

在教学阶段,大部分学校采用“1+3”分段式学制教学,即学生入学后第1年在本科院校就读,之后3年在高职院校就读。少数专业的首届学生采取“0+4”的一贯制学制教学,即在高职院校就读4年,但从试点第二届开始统一改为“1+3”学制。

为保障试点本科班的师资水平,四川交院规定只有副高以上职称或全日制硕士研究生以上学历的老师才达到基本任教条件,之后再优中选优。以汽车文化这门课程为例,四川交院安排了三位老师,每位老师只负责教授一个自己最擅长的模块。

对试点高校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挑战。四川交院就尝试了不少新办法。没有现成教材,任课教师就牵头组成团队,根据自身授课情况亲自编写。没有大学物理实验室,教师就带着学生去附近高校做实验。没有技能比赛的指定训练车型,学校就从贵州、云南等地调动兄弟院校的实训车辆,以保证学生的技能培训……

王蓉霞告诉记者,虽然试点本科班学生的毕业证书上并不会提及四川交院,但是“学校一直千方百计地给学生创造最好的教学条件”。

杨文浩就读于汽车服务工程专业,他入学时是成绩全班倒数第二的“吊车尾”,凭借对汽车专业的热爱和刻苦钻研,一路逆袭。从大一开始,杨文浩的综合测评成绩一直保持在全班第一。最近为了支持他出征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四川交院还为他组建了专家团队,对他进行“魔鬼训练”。

“高职本科”不是简单的专科学校办本科

在四川交院汽车工程系主任袁杰看来,设立“高职本科”试点的初衷,“不是简单的专科学校办本科”,而是为了探索出一条本科院校专业改造转型和高职院校专业改革创新之路。

“本科学生的专业基础扎实,但动手能力较弱。专科学生的操作、动手能力较强,但发展到一定层面后,由于专业知识的深度不够而上升后劲不足。”而“高职本科”能结合两种学历教育层次的优势,针对行业培养出理论和技能强强联合的复合型人才。

上述观点得到了试点本科院校相关人士的认可。西华大学教务处负责人认为,“高职本科”不仅是专科高职培养层次的简单升格,而是在专科高职培养特色中注入可持续发展动力,是培养内涵的系统升级。“既不是专科高职的四年制延续,更不是普通本科培养的缩减版或简单的学时覆盖”。

按照相关规定,“高职本科”的三方培养单位,应共同建立试点工作领导小组,共同确定学生的培养目标、制定培养方案、监管培养质量。

本科院校主要承担招生、学籍管理、质量监控、教育教学管理和学历文凭核发;高职院校主要承担教育教学工作的组织实施、质量管理,学生管理与服务;企业主要承担兼职教师队伍建设和校外实习基地建设。

对此,西华大学教务处负责人形容说,本科院校是基本理论与基本技能培养的责任方,专科高职院校是工程实践能力培养的执行方,企业是技术应用开发能力培养的依托方。

不过,试点中各个环节的衔接并不那么顺畅。以人才培养方案的制定为例,本科院校有自己的一套标准,理论内容的学习需要满足一定学时。但如此操作,学生实践的学时就会变少,毕业后满足不了企业的上岗要求。

袁杰介绍,四川交院曾与联合培养的各单位协商多次,“谁也不肯让步”,最终决定改变教学方式,除了增加学生的上课学时外(本科标准学分为170~190,高职本科学分约为200,一般16学时为1学分),还在课余时间开放实训室以保障学生动手操作的时间,让理论学习和实践操作的时间比例达到1∶1。

试点是否成功尚需时间和实践检验

经过4年培养,如今四川省试点高校培养的第一届“高职本科”学生即将毕业。

由西南科技大学和四川交院联合培养的土木工程专业的学生康力文告诉记者,他所在班级就业情况良好,大多数同学跟“中字头”国企单位签订了三方协议,班内还有2名同学保研成功,1名同学考研成功。

康力文表示,自己非常赞同高职本科的办学理念和教学方式。“与普通本科相比,我们在技能、实训、动手能力方面的培养特别多”。

康力文介绍,大三的时候,学校为其所在专业提供了泸沽湖过境改线工程的实习机会,他与班内20多名同学直接参与工程的初步设计、外业测量等工作,“这对本科生来说是比较难得的”。之后,在各种实习中,其班内同学均表现出较强的实操能力,对各项工作上手很快,不需要“师傅手把手带”。

刚刚成功保送为西华大学研究生的杨文浩则说,虽然目前企业对“高职本科”了解不够,社会认知度不高,但是国家现在提倡技能教育,弘扬“工匠精神”,社会和企业会需要更多的技能型人才。

“一个真正的技能型人才,不仅体现在动手能力上,还体现在学术研究上,这两方面是相辅相成的。”杨文浩说,他学习得越多,越觉得自身不足。所以想突破本科平台的限制,去更高的层次学习。

“如果我们的学生都去考研了,那说明这个试点是失败的,如果没有一个学生考研或考不上,那也说明这个试点是失败的。”袁杰认为,部分“高职本科”的学生考取研究生,“是家长和学生的正常需求”,也有利于招生工作的开展。

在他看来,“高职本科”是一个过渡发展阶段,“四川不是第一个‘开展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从考研层面看,试点班的升学率与普通本科班相比差不多,证明学生的学历上升渠道是畅通的。从实践层面看,学生进入企业后能马上上手工作,证明技能培训达到预期,这些都是试点改革的成功点,是四川“高职本科”试点的“阶段性胜利”。

“但是,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要想最终证明这个大方向是否成功,还需要实践检验。这至少需要5年以上的时间,要看我们培养的学生,跟相同水平的本科生比,跟相同起点的专科生比,是不是发展得又快又好。”袁杰说。(中国青年报)

Copyright @ 2008-2016 www.fd173.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三都澳网 版权所有

三都澳网监督电话:0593-2099788 投稿邮箱:ndnews@126.com